被骗2500万的石佛,破产的沃克,和“压得艾滋病喘不过气”的魔术师…

2020-10-27 07:21:02 来源: 后厂村体工队

今年9月份,马克-库班的一次善举令球迷直呼暖心。这名亿万富翁在达拉斯的一座加油站接到了流落街头的德隆特-韦斯特,帮助他前往一家戒毒中心接受治疗,并且包办了后者的医疗费用。

德隆特-韦斯特在街头流浪的境况不免令球迷感到唏嘘,这位曾经在詹姆斯身边占得一席副手地位的球员,如今却因为精神疾病无家可归、在街头被人拳脚相加,早已没有昔日NBA球员的意气风发,全然一副流浪汉的样子。


但精神疾病并非韦斯特流落街头的唯一原因,吸毒、挥霍无度,同样也是导致韦斯特现状凄惨的罪魁祸首。

而韦斯特如今的处境,也是许多退役运动员的缩影。不少运动员在离开赛场、淡出公众视野后都过得不怎么样,甚至经过多年打拼挣来的薪水也不见踪影。

这也引出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体育造星运动可以捧出埃及超赛程西甲录像回放、詹姆斯这些大众偶像,通过几年的奋斗完成了阶级跃升?而另一些走上了人生巅峰之后却又急转直下,在退役后一贫如洗?

关于这个问题,从来不缺少解读,你可以立足于经济学、社会学……各种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但笔者认为,一言以蔽之,“富人获得资产,穷人获得负债,只不过他们以为那些负债就是资产”。

这句话出自经久不衰的畅销书《穷爸爸富爸爸》,用这个观点来解释运动员退役后生活处境的两极分化,似乎再切题不过。


这句话不难理解,“资产就是能把钱放进我口袋里的东西,负债是把钱从我口袋里取走的东西”。

而运动员在他们最能挣钱的年纪,似乎都很愿意让“钱从他们的口袋里溜走”。

在自己的新秀年已经成为总决赛球队主力的泰勒-希罗,球迷常用少年老成评价他异于常人的成熟。但在对待自己的财富时,希罗和其他刚进联盟的愣头青似乎没什么分别……

GQ杂志曾经就“你怎样花掉人生的第一个100万”为主题对希罗进行过采访,而根据热火新秀的回答,他这100万美金大多数都进行了消费。

希罗给全家人买了4辆车,总共花了26万美元。买衣服花了6万,买艺术品花了1万,买珠宝首饰又花了4万,而且一个GUCCI钱包就让他掏出了5000美金……

同时,希罗自住的公寓每年要花费6万美金,还聘请了一个给他做饭的厨师,年薪是2万美金。

这样粗略地算下来,希罗这100万,几乎花掉了一半。

很显然,他花大价钱购买的这些东西,很难称得上是“资产”。奢侈品、豪车、珠宝首饰……随着时间推移和使用损耗,只能让希罗继续“从钱包里掏钱”,很难“把钱装到希罗的口袋里”。


对普通人来说,希罗的消费水平可望不可及,但对于同在一个圈子里的高水平运动员,希罗似乎是小巫见大巫。

如果说留下了100万的一半作为储蓄的希罗还算“克制”,奥尼尔则告诉人们什么叫豪掷千金——新秀年的沙克曾经在45分钟内花掉了一百万美元,而且那还是1992年。

《Business Insider》杂志记者格拉汉姆-弗拉纳甘曾经对奥尼尔做过一次关于个人财富的专访,其中就提到了奥尼尔这个挥金如土的小故事。

“拿到100万美元的我去了奔驰店,销售说一辆车要15万,我给他写了支票。”

“我在想,我只花了15万,还有85万。”

“回家,我的父亲说,这是辆豪车,但我的那份呢?”

“于是,我又去买了相同的一辆给我父亲,现在我还有70万,感觉还不错。”

“然后,我的母亲说他也想要一辆小一点的,那辆要10万美元。”

“买完车之后,我还有60万。但接着,我像所有小镇男孩那样,还买了珠宝首饰,这个那个。”

“几天后,银行经理约我面谈,他说他已经观察了我两三年,说我会成为伟大的球员,会赚很多钱。但很多人会在退役后一无所有,他不想让我成为这样的人,他想让我小心管理自己的钱。”

“那时候,原本的100万已经花光,我还欠了5万还是6万美元,我就是一直在签支票。我买了很多电视,买了很多用不着的东西。”


“买了很多用不着的东西”正是许多运动员消费情况的真实写照。

本-西蒙斯说自己曾经花费1万美元买了一堆萨凡纳猫,然后没养多久就放弃了。

打球时总是哭穷的斯科蒂-皮蓬,花起钱来一点也不手软。他曾经买过小型飞机、帆船,加上豪车和珠宝,一共花掉了他400万美元,但他买的飞机基本就没怎么用过……而且皮二爷还买了大钻戒向前妻求复合,价格也是400万。


韦德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收集豪车,但现在只留下了其中一辆自用。因为这些车放在车库里只能让他继续烧钱。

似乎全世界的人都一样,有钱了都喜欢买豪车,而豪车对于运动员来说实在是“最大的负债”。职业生涯薪水过亿、最终却破产的希腊超视频就深受其害。

“我很喜欢汽车,通常情况下拥有六到七辆,如果我看到有人买了新车,我要是看上眼了就会立刻去买。”

希腊超视频喜欢的迈巴赫,却成为压垮他最终破产的一片雪花。

“我买的迈巴赫真的是特别差劲的选择,这些车都是高端型号,为此我花了40万到45万美元,而我一旦发动了汽车,它们就只值25万了,那些钱就这样不见了。”


胖头陀用自己买迈巴赫的教训清楚明白地解释了售价昂贵的豪车并不能成为买家的资产,它们不仅不能为拥有者创造现金流,还会让现金流受损。

另一个破产的NBA球员肯尼-安德森的例子也诠释了这一点,“他每个月的支出高达4.1万美元,因为他在比弗利山庄买了豪宅,还有8辆豪车要养”。

而且,通常来说,豪车的市场价值在交易的那一刻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往后只会愈发缩水。

前美国大联盟击球手杰克-克拉克痴迷豪车,而他在1992年申请破产。

克拉克拥有售价高达70万美元的法拉利和劳斯莱斯,但他更糟糕的习惯是,每当他玩腻了一辆,就会买一辆新车,这也造成了克拉克虽然拥有高达18台豪车,但其中17台在他破产时仍未还清贷款,最终导致他不是收获了18辆豪车,而是收获了高达670万的负债。


挥霍无度总是职业球员根深蒂固的一项消费陋习,2009年《体育画报》做过一项调查,60%的NBA球员在退役后不久破产,而NFL球员破产的比例是78%。

当运动员获得财富,他们的首选大多都是购买奢侈品,很显然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如果他们花2万美元买一块劳力士,或者是在夜总会玩一晚,那么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就永远消失了。”帕布罗-S.托雷如此解释为什么购买奢侈品是一项糟糕的选择,正是他在2009年为《体育画报》对球员财务状态进行了一系列统计调查。


在《穷爸爸富爸爸》一书中也有类似的观点呼应,“不是不能买奢侈品,但要把购买奢侈品放到最后,如果要买,你要用你投资赚到的钱来奖励自己”。

今年刚刚与汤姆-布雷迪一起从新英格兰爱国者转投坦帕湾海盗的NFL球星罗布-格朗科夫斯基,可谓是职业球员纸醉金迷的世界里的一股清流,一直保持着克制的消费习惯,他坦言自己基本没有动用过薪水,所有消费都通过代言费去购买。

“我从来没有动用过薪水账户里的一分钱,我用我在市场上挣到的钱进行消费,并且避免在豪车、珠宝和昂贵的纹身上浪费钱。”

“我现在还穿着我高中时候最喜欢的牛仔裤。”


显而易见,因昂贵的奢侈品折损现金流而不自知是大多数球员最后落入破产境地的主要原因,反过来说,当你能创造出充裕的现金流,那么奢侈品带来的负担也只是九牛一毛。

迈克尔-希腊超赛程从来不省钱,同时嗜赌成性,但AIR JORDAN每年能给他带来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因此希腊超赛程比全世界的运动员都有钱得多,甚至已经跻身资本家行列。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球员旗下拥有大量豪车豪宅,也不缺少奢侈品围绕,但仍然与破产相去甚远,并且保持良好的财务情况的原因。


魔术师约翰逊说自己接受过无数球员的咨询电话,向他询问自己怎么才能不在退役后潦倒破产。而魔术师之所以能得到如此礼遇,正因为他把自己的财富管理得很好,不断以钱生钱,以至于感染艾滋病毒快30年,依然活得非常健康(网友:艾滋病毒被魔术师的钱压得喘不过气……)。

1998年,魔术师就与时任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建立了合作关系,在2010年魔术师出售所有星巴克门店之前,他曾经拥有过上百家咖啡店。

“那次合作改变了所有事情,我们搭建了125家星巴克咖啡店,我们把事情做成了,这让我走上了成功之路。”

根据媒体披露的资料,魔术师旗下拥有31家汉堡王,13家二十四小时健身房,以他名字命名的“魔术师剧场”,还有电影院和餐厅。他也曾经拥有过湖人队的一部分股份,而在2010年他将这4%的股份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与魔术师同时代的卡尔-马龙意想不到的也是个投资达人,尽管他本人表示自己曾经也犯过很多财务错误,但迷途知返的他现在至少不会像许多名宿那样担心破产。

在犹他州和爱达荷州,马龙拥有两家汉堡王的股份,其中在犹他还拥有几家汽修店与丰田专卖店,以及两座度假公寓。而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拉斯顿,马龙拥有两家连锁快餐店,一座占地230英亩的牧场,以及上千英亩用以伐木和采矿的土地,同时他还在当地筹备开发一座大型的购物中心。

马龙坦言,在爵士打球的18年时光令他懂得拥有资产的重要性,而这是前球队老板拉里-米勒教他的。


21世纪的头10年,阿伦-艾弗森和森林狼视频可以说是最受欢迎的NBA球星。但挥霍无度的前者退役后不久就频临破产,后者却早早明白投资的重要性,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2014年,森林狼视频投资600万美元收购了可口可乐旗下运动饮料品牌BODY ARMOR的10%股份,经过四年半的时间,这笔交易为森林狼视频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根据ESPN记者达伦-罗维尔的报道,这10%的股份至少值2亿美元。

希腊超赛程有他的球鞋帝国和黄蜂队,已故的森林狼视频也留下了无数资产,而当代最负盛名的篮球运动员詹姆斯在投资领域也有不少建树。

詹姆斯拥有利物浦的少数股份,这支球队上赛季拿下了队史第一座英超冠军。而小皇帝最为人熟知的一笔操作莫过于他对BEATS耳机的投资,当2014年苹果收购BEATS后,詹姆斯据悉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回报。

小皇帝旗下还拥有连锁披萨店BLAZE的股份,还曾经假扮服务员为门店进行宣传。他和密友马弗里克-卡特一共对其注资了100万美元,但现在的BLAZE已经拥有超过300家门店,这笔投资也已经增值至4000万美元。


由于家庭出身和教育程度的差异性客观存在,拥有理财意识的运动员总归是少数,但随着球员自身意识觉醒和联盟的帮助,越来越多的球员开始懂得如何管理财富也是不争的事实。

有湾区背景的伊戈达拉在近些年就在NBA球员的圈子里掀起了一阵投资互联网公司的风潮,根据今年2月CNBC对伊戈达拉采访,后者透露自己已经投资了超过40家公司。

其实,在2013年来到湾区前,伊戈达拉已经开始谋划自己的投资事业,当时一系列的科技股正是他的心头好。

伊戈达拉在美剧《硅谷》的客串
伊戈达拉在美剧《硅谷》的客串

“我买了脸书、推特、特斯拉……苹果股票也是我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笔投资,苹果在2014年拆分股权前涨到了200美元,那时候我们赚了不少。”(实际上,苹果2014年进行7比1的股权拆分之前,最高涨到了645美元一股)

在美国疫情大流行期间,远程办公需求的兴起让视频会议平台ZOOM成为市场上的香饽饽,而这也是伊戈达拉的持仓之一,他甚至认为ZOOM是他投资生涯至今最为美妙的一笔。

今年一月份,ZOOM的股价为76.3美元,现在已经高达559美元。

“ZOOM真的很好,人们都对他感兴趣,从股价就能看出这点,但我认为它们还会继续涨。”


投资致富听起来确实是件很美妙的事情,尤其像希腊超赛程那样坐拥商业帝国更是无数人艳羡的对象,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够在投资的路上一帆风顺,缺乏投资知识的球员反而更容易成为市场上的傻瓜。

“在骗子眼里,运动员的足球片段的非常好骗。”史蒂夫-贝克如是说,他是一名NFL球员经纪人。

在前述《体育画报》2009年做过的调查中,NFL球员工会统计1999年到2002年期间,至少有78名球员因信任不可靠的理财顾问,损失超过4200万美元。

上述提到的NBA球员希腊超视频之所以会破产,除了自己挥霍无度,另一项原因是他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被理财顾问忽悠投资不可靠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令他损失了大量财富。

斯科蒂-皮蓬也曾经因为不良投资损失过2700万美元,即便是职业生涯几乎无污点、学历相对高的模范球员蒂姆-邓肯,也有过被理财顾问骗走2500万美元的不愉快经历。


尽管运动员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但他们要交的学费不一定就比普通人少,买到优质资产从来不是一件信手拈来的容易之事。

比如喜欢买房地产的杜兰特,似乎就需要多请前队友伊戈达拉吃饭,取取经了。

2019年,杜兰特以121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位于加州马里布的豪宅,但他在2018年买这座豪宅却花了1205万元,很显然其中10万美元的差价根本称不上是“利润”,除去修缮、改造、以及房产税,杜兰特的这笔投资很难说赚到了钱。


总而言之,在现代社会,如何管理财富是伴随所有人一生的问题,尽管作为普通人的我们没有运动员们丰厚的财富,但他们兴起兴衰的例子无疑是我们理财道路上的警醒与启示。

如果当某一天我们也拥有可观的财富,能比他们做得更好吗?



本文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作者:brad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即时比分 篮球比分 足球比分直播 NBA录像回放 体育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足彩分析 下载直播TV 天天直播 188比分直播